[九廣揭露] 岑偉宗話你知,廣東話不但寫得出,仲源遠流長!

下載本集音檔

岑偉宗填詞強勁就係人都知,而且佢對廣東話仲好有認識。「以前上課,老師都話廣東話是沒有得寫,但事實並非如此。」岑偉宗曾經翻查過多部經典,他發現我們日日口講的廣東話,其實都是有得寫,且歷史相當源遠流長。

有時我們會話忙到「LEI 咁 HEA」,正寫是「邐迤」,原本意思是指步伐不穩,亦有慵懶、偷懶的意味。又例如劉江的「講呢啲」或「講呢D」,「啲/D」字的正寫其實是「尐」,在【說文解字】解釋:尐,少也。【說文解字】一書在漢代編寫,證明廣東話的歷史相當悠久。而且清代舉人詹憲慈所撰的【廣州語本字】亦詳細紀錄了當時常用的廣東話字詞。

廣東話其實相當古雅,南唐李後主李煜所寫的《虞美人》最後一句:「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當中的使用到「幾多」,我們亦沿用至今。岑偉宗相當感恩我們的母語是廣東話,用廣東話學習中文,其實是可以學習到相當古雅的中文、相當優雅的詞彙。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徐永亮
《圖文共賞》-大學修讀科學,畢業才發現自己最愛的原是拍照、寫作及Internet。除了在Internet中,你也許能在香港的單車徑、馬拉松跑道上、或者是西貢的青山綠水中找到我! twitter 專頁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