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不一定要吵到天崩地裂,也不一定要擇良辰吉日。當感覺累了,自然就會放下,根本沒啥好解釋。

正如我已經沒有主動去找Albert,反而他找我比較勤。這晚,他主動約我晚飯,我們坐在同一餐桌上,用不同的速度和態度,吃著一同點的菜。我們並排而坐,卻不曾親近,就像在我們之間永遠都有一座山。

畢竟相處三年,他看透了我的沉默。

「這陣子我不在港,妳有沒有交到些高富帥?」Albert故作風趣。

「沒有。我要的不是高富帥,而是一個懂得愛我的男人。」我淡然地回答。

Albert說愛我,我知道是真的。最初我願意放下戒心投入感情,無怨無悔地付出,也是因為我感受到他的愛。所有男人都會愛人,可是他們不一定懂得如何愛女人。在Albert而言,我對愛情的要求太高,「不離不棄」的愛情是一個童話,我竟然妄想他做得到。可是,在我而言,真摯的愛情不只是互相關心,頻密見面和親熱,還有為對方的未來設想和負責任。

我們相愛的目標不一致,任我再如何不問回報地付出也只不過是一廂情願。如此的一廂情願下去,我真的累了。

「我也希望妳找到幸福。」他表情木然,語氣真切。

我只是輕輕點頭,給他挾了雞腿說︰「你常常把雞腿讓給我,其實你自己最愛吃。以後找個把雞腿讓給你的人吧。」

他把整碟炸鮮奶推到我面前回應︰「妳常吵著要吃這個我最討厭的菜,以後找個懂得欣賞它的人吧。」

以後…我們都沒有以後了。我無法再跟他若無其事地幽默,惟有默默地吃著炸鮮奶,感受它外脆內軟的質感,細嚐它先咸後甜的味道。我低著頭吃,雙眼逐漸迷糊,最後我嚐到自己眼淚,那種心碎的味道。

不能哭!我別過臉扮作打噴嚏,拿起餐巾快速地把眼淚抹掉,然後繼續吃飯。

飯後,Albert送我回家,我們慢慢走著,不知不覺很快就到了我家門前。他站在我後面,聽著那熟悉的呼吸聲,聞著熟悉的古龍水味道,很多往事湧上心頭,把我的心撕扯成碎片。

「可以好像從前一樣跟我說再見嗎?」我不敢望著他,生怕四目交投之後,我會更加不捨。

他猶豫了一會,才輕輕從後環著我,雙手慢慢用力把我抱入懷,溫柔地跟我說︰「晚安,我愛妳。」

這刻,我的淚水已經在眼眶藏不住,在他的手臂點上水花。我們相擁的這一刻,好像已經是天長地久。多美好的愛情走到這裡,也只能成為過去。我收拾了一下心情,輕輕地挪開他的雙手,開門。

「再見,我也愛你。」我不顧通紅的雙眼,轉個臉帶著笑跟他道別,也不等他的回應,逕自進屋,關門痛哭。

我們一起的時候沒說過一起,分手的時候沒提過分手。我們唯一相愛過的證據,就是這句「我愛你」。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Yicca
《餐桌上的故事》-我是一個寫故事的人。 跟你們一樣,甜過苦過愛過恨過,如果愛是一門學科,我可以做研究生。 我是一個編劇。 我最佳的代表作,是堅持站在自己的舞台上。 我是留愚。 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 www.facebook.com/foodstoriesbysillyfish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