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看電視劇,不明白為甚麼一男一女睡在同一床後就會有小孩,不明白甚麼是愛情。懷孕的部份到懂事了點就明白過來,可是愛情是甚麼總是眾說紛紜,媽媽說兩個人互相喜歡對方,願意一輩子在一起,就是愛情了。

大概是中五吧,我有了一個互相喜歡的對象。他是鄰校的男生,長得不錯,人也很聰明,很快我們就成了「男女朋友」。戀愛的感覺來得快去得快,不消幾個月熱情都冷卻下來,我看著他的時候竟然有種不希望一輩子相對的感覺。媽媽說這是愛的練習,因為我們還是太年輕。

就這樣,初戀男友Kelsey被我甩了。

可是從此之後,他一直怪罪我令他失去了愛情感覺,以致他不斷一腳踏兩腳來填補心靈上的空虛。年輕的我接受不了他在分手後還一直對我抱怨,狠狠地斷絕往來。十年後,因為智能電話興起,Whatsapp盛行,他主動跟我聯絡。

十年多後的今天,他依然固我,有很多來去匆匆的女伴,卻沒幾個知心朋友,剩下我還願意聽他的心事。像這晚,他為了跟誰結婚而約我晚飯。

「很煩惱…」Kelsey哀愁地嘆氣,把碗裡的麵條翻來覆去。

他還記住我們一起吃方便麵的日子,故意帶我去吃芝士撈丁,好讓他懷緬過去純真的戀情。

「要是當初我們結婚了,現在我就不會這樣惆悵。」他正在糾結於兩個女人之間,而這種情況已經並非第一次。

「如果我們結婚了,肯定是離婚收場。」我冷笑,然後忍不住教訓他︰「半年前你說買戒指跟女友訂婚,又答應她買房子,現在突然跑了另一個女人來,這樣就是你說的真愛嗎?」

「另一個女人,有妳的影子,我忍不住。」他細聲說,好像孩子做錯事的戰戰競競。

他攪麵條的老毛病,讓人看得很不舒服。我乾脆用力拍他的手,么喝著︰「你要拿我作擋箭牌到甚麼時候?」

他看到我動怒咬唇,反而泛起笑意︰「妳發脾氣還是那個老樣子。」

「我們都變了。」我沒好氣,語氣稍為軟化︰「你是個男人,別老是長不大的樣子好嗎?」

「我說,這個世界只有妳最懂我。」他突然多愁善感起來,垂頭看著麵條。

「但我覺得你很陌生。」我也嘆了一口氣︰「像這個芝士撈丁,你知道我不再吃方便麵了嗎?也許我很懂你,那你有想過了解我嗎?一直以來你也認為全世界虧欠了你,所以要身邊人來還債給你嗎?」

「我也不想這樣,可是沒有其他女人像妳一樣貼近我。即使是現在的妳,也替代不了當年的妳。」他好像在絕望中聲嘶力竭,然而說出口的話是多麼無力。

「你真可憐。明明是自己貪新忘舊卻不敢承認,老是躲在我們的過去背後,做個小人!」我冷淡地嘲笑著。

當年我提出分手,到今天証明了這個決定真是沒有錯,甚至我簡直不敢想像為甚麼當初會跟他扯上關係。他沒讓我跌眼鏡,可是作為朋友,我寧願他讓我跌破眼鏡。他説的一往情深,根本就是實踐不了的一派胡言,即使當年我們繼續一起,隨年月過去,他也許會同樣地一腳踏兩船。

他依戀的,只不過是從回憶裡建立而來的幻想。

他以為一切是真的,他以為。

 

Credits:

圖片由作者提供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