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多的時間裡,我時常埋怨Albert變了,每次吵架也愛把「從前」掛在嘴邊,不但把他逼得喘不過氣,連自己也逼瘋了。

他最愛強調「我就是我」,說我太喜歡要求他繼續熱戀時的甜蜜情趣,然而,我卻堅持我只是要求一個愛我疼我的男人而已。有時候我望著他,心裡很掛念從前的他,彷彿眼前的這個人是掉包了的。

現在平靜下來回想,他真的沒有變,只是我們未有深入了解便交往。精確地說,我們一相識便打算交往,從來沒做過朋友,不知道他本來是個怎樣的男人。在他很想得到我的時候,他只是頭昏腦脹地做了一堆我喜歡的事,直到認為我已經屬於他的時候,他喘過氣來,定定神,可以做回自己了。

熱戀的那半年時間,他每天陪著我,噓寒問暖,見不到的時候會發短訊來說掛念,見面時就旁若無人的把我緊緊抱著。我天真的相信這些簡單的美好可以天長地久,其實不然。

若是現在問他,當初相戀時快樂嗎?他會答那是我們最快樂的時光,只是他無力再維持下去,他覺得這樣整天整夜的糾纏很累人。熱戀期過後,他戀得太累了,需要極長的休息時間,我們一下子跳進平淡時期。慢慢地,我失去了三不五時的甜蜜問候,失去了每天清早的人肉鬧鐘,失去了陪我看醫生然後準時提醒我食藥的男看護,也失去了陪我四處找吃的好伴侶。

他讓我習慣了生活的每個細節有著他,然後把一切都拿掉了。這樣子,我還是要笑著接受嗎?我只是期望維持著我們已經建立起來的生活默契,進而建立一個家,他卻要求我從新接受真正的他,期望我順著他的意思相處下去。

他喜歡被愛,多於愛人;同時間,他喜歡自由,多於被束縛。

我是一個執著的人,一旦愛上就不輕易放棄,在他逼我重新學習和他相處的日子裡,我都是一邊吵架一邊妥協。到了現在,我習慣了自己一個人,偶爾有著他。

好像今天,我自己閒著沒事四周逛逛,在大圍意外地發現了一間充滿日式風格的小店,被它的別緻裝潢和寧靜氣氛深深吸引著。我坐在靠窗的二人座,看到窗外人來人往,就像置身事外一樣享受著下午的悠閒,細嚼著與飯糰纏綿不清的海苔,聽著鄰座情侶拿著相機互相拍照的甜蜜笑聲。

即使我只是一個人,也感受到充滿著平靜愉快的氣氛,我對面的空椅不是一個遺撼,它是我眼前美麗景觀的一部份。

這個下午,我沒有想起過他。

[ 您可能對以下有興趣 ]

網台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專欄文章
[彩色樟木櫳] 我和蛋撻的故事
[餐桌上的故事] 過去的那片蛋榚
[卡Ka乜嘜物]我是港女?
影像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Yicca
《餐桌上的故事》-我是一個寫故事的人。 跟你們一樣,甜過苦過愛過恨過,如果愛是一門學科,我可以做研究生。 我是一個編劇。 我最佳的代表作,是堅持站在自己的舞台上。 我是留愚。 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 www.facebook.com/foodstoriesbysillyfish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