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上一次宇彤的故事,雖然「視力障礙」對他的身心社靈各方面都有影響,但在與障礙同行的過程中,他卻因此找到了自己,而變得自信、勇敢而且目標清晰起來,就讓我們看看他是怎麼樣做到的。

 

大家好,我叫宇彤,自小有視力障礙,現在也是一個糖尿病患者。

在考中五會考的時候,我開始經常覺得身體很疲累和饑餓,吃很多東西都沒有效用。那時候,我每天需要睡很長的時間,整個人覺得很煩躁,連在睡夢中都經常出現鬧人的情節。加上自小性格內向、不敢表達自己,我連與人對話都顯得更加沒信心和不確定。升中六後,因為我突然瘦了30多磅,於是家人帶我四出求診。在一輪檢查後,才發現原來糖尿病已於體內潛伏多時,身體機能已受到影響。被診斷患上了糖尿病後,我住了一個星期醫院,家人擔心不已,而醫生也明言這個病是無法根治的,需要長期接受治療。於是,我便開始了每天需要打四支針、遍尋中西醫治療的長期病患生活。打針固然辛苦,但最無奈的是需要面對出外用餐時的不方便,以及面對旁人對「用餐前打針」的不理解和恐懼。於是,我便開始明白所謂的「問題」只是因為其他人的不理解。

同時間,因為在治療糖尿病的過程,有了藥物的幫助,我開始覺得精神好了,心情也開朗了一點。三年半後,在我讀副學士的時候,「奇蹟」竟然出現了:我的胰臟功能自我修復了一點,能夠重新自己製造少量的胰島素!配合長期的口服藥物治療,我總算告別了天天打針的生活,直到現在。

在這個生病的過程中,我開始體會到“障礙和疾病都是一個對自己磨練,自己需要學習忍耐”,“有時候苦難是沒有原因的,不是自己做錯,而是讓自己去學習忍耐和承受”,“明白承受的過程是很痛苦,而且無法可施,但經歷過後回望,就感受到當中的意義”。自從有了糖尿病後,我才體會到病人的痛苦和旁人的不明白,所以我告訴自己“當將來有能力的時候,我一定會盡力去幫助這些有需要的人!”

同時,因為自己經常要承受別人的奇異目光,視障方面上課要用到一些儀器幫助閱讀黑板上的文字,糖尿病方面又要飯前打針。漸漸地,我明白到“如果我凡事介意別人的目光,往後將會很難再繼續前進。我很想繼續前進,發展自己的興趣,所以我嘗試不理會別人的目光。”亦因此,我開始突破過去視障對我的影響。我嘗試去表達自己,並且在當中發展出適合自己的生活策略。例如,在演講/做司儀時看文字不清楚,我便努力訓練自己的記憶力、背頌重點,這反而讓我發揮得更加好、顯得更有自信。亦因為視障和糖尿病,我更加珍惜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致力去發展自己,和做自己喜愛、有意義的事!所以,我很感謝生命中的這兩位「特別的朋友」─視障和糖尿病,因為它們,我才能夠找到「自己」、做到「自己」,我很喜歡現在這個「自己」!

 

社工「LIKE」:

就如宇彤所言,當我們接納自己的「特別」時,就會發現身體障礙及疾病,就如朋友般。在同行的過程中,雖然痛苦,但也磨練了我們的意志力和能力,也讓我們看「自己」看得更加清楚,更明白自己的需要和目標,從而發展出適合自己的生活策略,亦更能夠活出真正的自己!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香港傷健協會
協會介紹 香港傷健協會 摘星計劃   「摘星計劃」(STAR Project)是全港首創,專為 1 5 - 2 9 歲(在 學/將離校、在職/待業)的特殊教育需要青少年,提供生涯規劃及就業支援的一站式服務。結合輔導、專業指導及之元素,為相關青年提供有系統的輔導及生涯規劃指導服務,在「共融」的環境提供有系統的訓練,讓他們的「內在成長動力」有所提升,有效規劃自己的人生,為理想踏上第一步 ...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