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了三十年,認識了不少朋友,也聽過不少朋友對家人的抱怨甚至是積怨,令我很慶幸自己生在一個和諧的家庭。媽媽跟娘家人關係很好,最近還學會了用Whatsapp群組,相約來一個家庭燒烤樂。

 

與娘家人一起去燒烤,是我小時候最期待的活動之一,跟表兄弟姊妹們在草地上盡情跑跳,還有頑童一樣的小舅父帶不同的玩意跟我們玩,回想這些美好的童年,心裡總會莫名地感動。後來我們逐漸長大,有人出國求學,有人忙於工作,家庭燒烤樂都擱置了十多年了。

 

正因如此,大家也很重視這次燒烤樂,熱烈地在群組裡分工合作,我們這一輩負責準備燒烤用品,媽媽他們就各自準備些食物。清楚明確,全靠大姨媽指揮得宜。

 

表哥表姊們帶著小孩來,看著他們在草坪裡奔跑,那童稚的笑聲,一個個可愛的紅臉兒,彷彿都是我們兒時的身影。我們這一輩中,只剩下我和兩位表弟妹未婚,可幸的是,家人的注意力不在我身上,因為我還有一位十分出格的表妹。

 

今天表妹帶來一個新男友,是個斯文有禮的正常年青人。他們形影不離,十指緊扣,一個是公主一個像侍從,甚至合拍。

 

我一家都坐在媽媽的姊妹堆中,正忙著給孩子們燒食物,耳朵正巧聽到姨姨們的對話。

 

「妳的女兒…」大姨母鄒起眉頭,低聲向細姨說︰「男友次次不一樣,我都記不住誰跟誰。」

 

細姨尷尬地微笑說︰「她只是想找個最好的,畢竟是終身幸福,不能馬虎。」

 

大姨母笑著嘆氣,一邊為燒好的香腸塗上滿滿的蜜糖,一邊道︰「誰能保證千挑萬選的就能好一輩子?這樣下去,怕她鑽牛角尖啊!」

 

「她都成年了,我想管也管不著。」細姨陪著嘆氣,眼神充滿無奈。

 

細姨一家的經歷,充滿辛酸。當年表妹還在唸小學的時候,細姨丈一聲不響拋妻棄子,經濟和家庭重擔全落在細姨身上,她疲於為生活奔波,心裡對孩子多少也有歉疚,因此縱容了表妹嬌蠻,表弟懦弱的個性。

 

也許是在單親家庭長大的緣故,表妹顯得對男友的要求特別高,不時考驗男友的耐性。她故意在家庭聚會帶上男友,目的不是炫燿,而是想了解對方對這段關係的想法。要是男友因此而卻步,甚至表示抗拒,她會毫不猶豫地分手。

 

「看來這男生不錯,希望表妹能安定下來吧。」姊姊看著那個男的一直細心地照顧著表妹,也會兼顧他人,連連點頭跟我說。

 

「妳啊!別給表妹搶先出嫁啊!」哥哥插話。

 

「我只能保証,不給你的女兒搶先出嫁。」我把剛燒好的雞翅膀放到紙碟裡,笑著遞給嫂嫂,讓她仔細把肉剪碎給我可愛的姪女吃。

 

不知道一直在驚恐裡長大的表妹,甚麼時候才明白一輩子的愛情不是追求,而是經營。盲目的追求是痛苦的,就像走進麥田去找最大的一顆小麥,不斷的比較,走到最後也只會兩手空空。

 

Credit

圖片由作者提供

[ 您可能對以下有興趣 ]

網台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專欄文章
[偵情探案] 謝絕死纏爛打(上)
[港女思維] 港女,是這樣煉成的。
[香港萬歲] 黄金萬両賀新春
影像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Yicca
《餐桌上的故事》-我是一個寫故事的人。 跟你們一樣,甜過苦過愛過恨過,如果愛是一門學科,我可以做研究生。 我是一個編劇。 我最佳的代表作,是堅持站在自己的舞台上。 我是留愚。 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 www.facebook.com/foodstoriesbysillyfish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