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感冒來得兇,喜宴的次日病情更嚴重了,高燒好像快要把腦袋燒掉一樣,感覺昏昏沉沉,逼不得已把安排好的會議和約會都推掉,窩在床上讓周公給我治病去。

父母都要工作,留我一人可憐兮兮的,捲著被子拖著身子到廚房找吃的。廚房裡甚麼現成的都沒有,正當我對著冰箱一臉惆悵之時,Zack打電話來給我問好,他得悉我的慘況後,義不容辭地前來送飯。

想不到,他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第一次來我的家。雖然抱恙,我還是把家裡整理一下,也順便顧一下自己這副病容,然後安心地躺在沙發上等著他。

「要是我暈倒了,一定是餓昏的。」我好不容易盼到他的按鈴聲,一開門就撒嬌似的抱怨。

「抱歉呢…」他隨著我身後進屋裡,迅速地把保溫壺拿出來跟我說︰「快吃吧!」然後還替我進出廚房拿東拿西。

「這是…你親手熬的?」我打開保溫壺,熱騰騰的粥升起一股溫暖的味道,令我既驚且喜。

他笑著點頭,把粥轉到碗裡去,說︰「街上的粥我不放心,想親手熬的比較好。時間匆忙,味道可能不太好,妳張就著吃吧。」

我看著這碗粥,感動得無法言語。

他是第一個給我親手熬粥的男人啊!

這碗粥,粥底柔綿清香,魚肉嫩滑可口,更重要的是包含著一份貼心的呵護,與昨日的冷淡相比,簡直是一種極端的反差,我的心情一時間適應不來,一邊吃,眼淚就一邊跑出來。

「怎麼啦?」他關心地問。

「這是我第一次嚐到別人親手熬的粥…」我用手擦一下眼淚,笑道。

「可是妳的樣子看來並非感動而哭呢。」Zack遞上紙巾,探問︰「有心事?」

「只是有點唏噓而已。」我嘆氣道︰「或許有些人,注定是過客吧,緣盡了就連一個普通朋友也不如。」

Zack默言,看他的表情,似是在思考著如何回應。

「男人有時會這樣,明明在乎的卻扮作不在乎。他是如何並不重要,最重要還看妳的心意,是想回頭還是放手?」他耐心地開解著我。

「明知道回頭一千次,結果也無可改變,我的心意有何重要?」我慢慢地把粥送進嘴裡,淡然地道。

「至少,別讓自己做錯決定,留下遺憾。」看來他是在鼓勵我,然而話裡我卻感受到一絲的憂鬱。

「決定了的就沒有遺憾,只是想不到重遇是這樣令人難堪。」我嘆了一口氣,豁然微笑︰「罷了,是我還未習慣而已。」

他陪我微笑,雙眼停留在我臉上,佻皮道︰「病了還要化妝給我看,真辛苦妳了。」

「別笑吧,」我掩著自己的臉,尷尬地笑著辯護︰「最近樣子糟透了,怎能見人。」

「我倒想看看能有多糟,不要緊的,嚇不倒我的。」他掰開我雙手,湊近看著我的臉,笑道。

眼前的Zack,一個寵著我關心我的人,即使我在為前度哀愁的此刻,他還是如此溫柔相勸,只為我不要後悔。

那他呢?要是我們因此錯過了對方,他會後悔嗎?

 

Credits:

圖片由作者提供

[ 您可能對以下有興趣 ]

網台節目
[香江巨輪] 嬰兒救星 梁子正醫生專訪
專欄文章
[糖書]感恩。感激。感動
影像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Yicca
《餐桌上的故事》-我是一個寫故事的人。 跟你們一樣,甜過苦過愛過恨過,如果愛是一門學科,我可以做研究生。 我是一個編劇。 我最佳的代表作,是堅持站在自己的舞台上。 我是留愚。 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 www.facebook.com/foodstoriesbysillyfish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