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在這分享自己犯錯經歷的後感,都不知道是好還是壞,但先不去討論點解會犯錯同得失。因為在這裏我想分享一下我犯錯後所獲得的領悟及體會,希望你們也有共鳴,與我一起努力,堅決地去改過!

  我自問是一個頗火爆且暴燥的青年,從小遇到什麼不滿就會很想對外宣洩,而發洩途徑,便是找人打架或任意破壞,把滿腔的怒火發洩出來。所以遇到一些不開心的事後,自己便覺得全世界的人出也像開罪了我似的,很想把他們狠狠地「修埋」一頓,我想各位血氣方剛的青年也有過這樣的想法吧!亦因如此,在中學裏我是一個麻煩學生,常與他人「擦出火花」,所以我曾被記了兩個大過,都是因為打架,而在今年的暑假裹,更因打架而要上「差館」接受警司警誡。

 

但這些全都是過去了,現在的我會用另一種方法去發洩,就是~~~~~~~~~跳舞+炸機,可能別人不會認為這些是什麼很好活動,但至少我找到不傷人的方法去發洩。

 

  還有在今次事件中我得到了一些領悟,其實人在每次被罰後,我們都會感到有些「心有不甘」,心想「喂!使唔使罰得咁[甘]!?」 ; 只知道自己是何等的慘、何等的不願意,但原來更慘的是我們的朋友和親人。他們得知我犯罪後,一直都擔驚受怕,受盡心靈上的折磨,但又不敢表露出來,只是屈在心裏,有時更要為了我向別人屈膝求情。這豈不是比我們所受的更慘嗎?更受恥辱嗎?所以每一個人犯錯後所帶來的悲痛,並不只落在我們的身上和心上,還會觸及在我們身邊所愛護我們的人,在中國有句諺語是「打在兒身,痛在娘心」就是這麼解了。

      

社工的話

筆者從事CSSS的工作,經常遇見如上文提及的失和家庭,對他們的處境有更立體的了解和掌握。  不論在警署或家訪時,其父母會表達對自己子女犯事後的種種無奈和哀痛心情。  青少年在成長階段會為家庭造非比尋常的沉重壓力,假如涉及刑事罪行便成更大危機,如何轉「危」為「機」正是CSSS服務的工作焦點。

 

青少年工作的限制︰線性因果關係

 

據觀察青少年服務多是社工與案主之間的單線關係,會倚重個人層面的服務介入手法為主; 再者,礙於青少年大多不願社工與自己的家人接觸,這樣社工便只能得到青少年及其朋輩所提供的部份資訊,局限地去理解和協助他們解決困難,而未必能掌問題的全貌。  正如馬麗莊(2001)所言,其實社會工作者一般都意識到家庭對個人的影響,可是他們在提供服務方面時卻主要倚賴個人輔導手法,且難免採用線性的因果關係(linear causality)來假設及理解青少年問題。

 

把握工作契機,協助青少年轉變 - CSSS的家庭工作優勢

在新境界的工作中,經常會接觸到犯了錯事的年青人及他們的家人,當子女出現違法行為時,父母會感到震驚、憤怒、沮喪及無奈等負面情緒,但很多時他們都很擔心及感到傷痛,逆地而處從對方角度來去看事情,當大家明白事件對雙方的影響時,便能找到出路及改變的動力。  

 

 

[ 您可能對以下有興趣 ]

網台節目
[生死同行] 學習死亡
專欄文章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影像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香港遊樂場協會「新境界」社區支援服務計劃
香港遊樂場協會「新境界」社區支援服務計劃於2001年9月成立,為居於東九龍區而正接受警司警誡計劃的青少年及其家長提供全面性支援服務。「新境界」是寓意接受「警誡」和輔導後,能重新認識自己,作出自我改善和建立積極生活態度,最終達致「新境界」。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