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上的故事

這一頓飯,讓我更深深感受到Bern是一個很細心的男生。

由吃甚麼到那裡吃,他都會先問我意見,在我無意見的時候,他就會拿主意,完全不讓我傷神。他知道我是方向盲,特意駕車來接我到餐廳去。雖然這是我們第一次單獨見面,卻並非第一次一起吃飯,先前幾次大伙兒吃飯時,我們都坐得遠沒太多交流,沒想到他竟然留意到我不愛冷飲,趕在我開口前,他已經叫侍應給我一杯暖水。

 

從我們平常的對話,加上Linda的評價,我知道他是會計師,名校出身,家境又好,是個有風度又幽默的男人。Bern就像我眼前的羊架一樣,可口得惹人垂涎,恨不得一口下肚。我不禁猜想他還是單身的原因。

 

「Bern,像你這樣好的男人,應該有很多美女爭著陪你,為甚麼還有空跟我吃飯?」我開著玩笑地問。

 

「妳不就是其中一個美女嗎?」他開我玩笑,之後收起笑臉說︰「再說…以前的我一點也不好。」他的語氣,無比悲淒。

 

Bern呷一口紅酒,說他的故事…

「因為我的任性,令舊女友受盡傷害。我為了別人拋棄了她,沒多久我也被人拋棄了。之後我在酒吧裡遇上她,她變成好像穿花蝴蝶一樣,和我談天說地,一起猜拳飲酒,我真的以為她生活過得很好,很快樂。

 

後來酒保跟我說,她每晚也是這樣四周找男人飲酒,飲醉了就隨便跟男人走。接著那一晚,我一直勸她不要飲,她一直笑著繼續飲,直到差不多醉了,開始想要找男人樂子的時候,我忍不住把她拉走。她被我拉著,不停地尖叫,不停地打我,然後緊緊地抱住我痛哭。她是如此嬌小,卻把我抱得喘不過氣,雙手好像爪子一樣在我背上幾乎劃出血來,那一刻,我才感受到她有多痛…」

 

「我把她送回家休息,打算次日找她好好地聊天,怎料一連忙了幾天,到有空時已經永遠找不到她了…。我連道歉和補救也沒有機會。」Bern的故事,沒有完美的結局,只剩下內疚和遺憾。

 

「因此,你對當晚飲酒的我特別照顧?」我豐富的想像力,很快就把兩件事拚湊在一起。

 

 

Bern好似被看穿了一樣,尷尬地笑著搖頭,把心裡的想法告訴我︰「無可否認,那一晚我把妳聯想成她,很想保護妳,幫妳渡過難過的心情。到現在我也不敢肯定,我可否清晰地分開妳和她。」

 

面對Bern如此坦率,我的心情十分複雜。他這樣說,是否等同一種表白?可是這份感情被重重的陰影覆蓋著,分不清方向。

 

「你的包袱太重,怎可能重新愛人?」我替他難過。

 

「是的。這個教訓太沉重,我不可以要別人陪我活在這種遺憾和陰影之中,對誰也不公平。」經過剛才的嚴肅,Bern換上比較輕鬆的口氣︰「妳也一樣,要放下包袱才能向前行。希望我放下包袱之後,會見到妳在等我。」

 

「自大狂,誰說我一定會等你?」面對那麼直接的調戲,我不禁臉紅地反駁。

 

Bern倒是一臉從容,繼續逗我︰「是妳說的,我可是鑽石王老五啊!好好捉緊機會吧!」

 

Bern,你說我苦中作賤,還要給人陪笑;你又何嘗不是把眼淚藏在笑容裡?是幸也是不幸,有你陪我學習放下,這條路也不算孤單…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Yicca
《餐桌上的故事》-我是一個寫故事的人。 跟你們一樣,甜過苦過愛過恨過,如果愛是一門學科,我可以做研究生。 我是一個編劇。 我最佳的代表作,是堅持站在自己的舞台上。 我是留愚。 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 www.facebook.com/foodstoriesbysillyfish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