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過Bern的故事後,我想起了一個女友人Elsa。

在妳很想分手的時候,就會很需要像她一樣的朋友,不停勸妳分手,還會幫忙數落男方,拿自己過去的那些壞男友做例子,証明他們是一丘之貉,妳逃離他的魔掌才是正確決定。和她談心,那股怨念會令人窒息致死。

因此,天下太平的日子裡,我們甚少聯絡;可是在偶爾之下想起了對方的話,便會一起午餐。午餐時間,話題可以輕鬆點,多說說老闆壞話,客戶有多討厭,剛才的會議有多無聊,總比起數落男友愉快得多。

既然想起了她,就相約午飯。我提議去吃韓國菜,尖沙咀有間韓國快餐出名的好吃又便宜。她說曾經在那裡分手,不肯去。為了一段只得幾個月的感情而罷吃一間餐廳,真的讓人哭笑不得。可是,最後我們也去了,因為她終於記起了那次分手不是在那間餐廳。

我點了自己最愛吃的泡菜年榚,準備起筷享用時,她開始把本來有關工作的話題扯遠,扯到她的同事兼剛分手男友頭上,說他跟以前的那個和那個還有那個舊男友沒兩樣,都是花心男,竟然瞞住她去跟別的女生食飯,在短訊裡調情。她說她就是看得出來,這個男的平常都公然跟其他女同事十分投契,早想到他就是對感情不認真。然後又哭喪臉的說,準備以後也單身了,男人靠不住的,反正本身長得不漂亮,又開始老了,沒人愛了。

我們相識了六年,這番極度自相矛盾的說話我聽了不下五十次。到最後,她還是會一頭栽到男人手裡,然後哭個死去活來,不斷循環。

她的男友們,我好歹見了八個,名字都忘了,但印象裡多數都是正常男人。她悲慘的愛情經歷總能吸引男人的同情,承諾保護她的弱小心靈,然後她就會把他們管得密不透風,所有密碼全部上繳,萬一男方掙扎,就會搬出當初的承諾逼令就範。一旦成功分手,那些男友簡直如獲新生,可憐Elsa咬牙切齒,恨男人都是寡情薄倖。有時候,我也搞不清楚到底誰是受害者。能待在她身邊超過兩年的,肯定是個根本不需要朋友、尊嚴和私隱的宅男。可是,她最討厭宅男。

有一番說話,我每年至少聽兩次︰「要不是我曾經被男人欺騙過,又怎會如此害怕?我只是沒有安全感而已!他們都不體諒我!難道給我一點安全感也很難嗎?」

即使她的故事是如此沉重,偶爾見面,我還是十分受益的。無可否認,有些朋友的遭遇會提醒妳,千萬別步上她們的後塵。

老是記住過去難受的經驗,再好吃的東西,也吃不出好味道。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Yicca
《餐桌上的故事》-我是一個寫故事的人。 跟你們一樣,甜過苦過愛過恨過,如果愛是一門學科,我可以做研究生。 我是一個編劇。 我最佳的代表作,是堅持站在自己的舞台上。 我是留愚。 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 www.facebook.com/foodstoriesbysillyfish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