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過早一晚還在吵架,今天對方就若無其事的聊天嗎?

我試過很多遍,而且不知怎的,每次吵架之後的次日,也是我主動約對方到指定茶餐廳吃我指定的湯飯。

這間舊式茶餐廳可算是陪著我成長,這三十年來的裝潢不變,連牆上的招牌廣告也是古老的手繪畫,充滿著七八十年代的港式風味。小時候的我不太愛吃飯,不喜歡咀嚼,更不喜歡淡而無味的白飯;可是湯飯可以在吃飯的同時享受著濃郁湯香,而且不用費勁咀嚼,因此成了我幼年時代的最愛,也代表著歡愉滿足的心情。

即使現在我懂得欣賞平庸白飯蘊藏的淡淡甜香,偶爾也喜歡重溫湯飯給我的味覺享受。

這三年裡,我和Albert常常來光顧,差不多每次也是在吵架的次日就過來。他一般首先會推說沒空,經過一輪糾纏才不情不願地應約,見面的時候臉色也不好看。可是,每次我也會視而不見,好像甚麼事也沒發生的跟他閒話家常。

「妳真厲害,昨晚才吵個翻天覆地,睡醒了就假裝甚麼都沒發生似的。」他總會如此說。

「昨晚的事我都忘了,你很喜歡記住嗎?」我習慣用一個小碗每次盛少量湯飯,方便放涼才吃,因此忙著把湯飯盛開,沒閒暇望著他。

「不喜歡,可是不可能這麼快就心平氣和。」他決斷的說。

「你意思是,其實你是可以心平氣和的,只不過沒有我的快。動氣與否,是你可以控制的選擇啊!」我換上比較溫柔的微笑︰「我不想浪費跟你吃飯的美好時光,此刻我選擇笑著吃飯。」

「我做不到。」他的態度有點軟化。

「我沒有要求你跟我一樣。我只想放過自己,同時給你一個輕鬆的晚飯氣氛而已。」

此後,他習慣了吵架後的次晚相約到茶餐廳吃湯飯,也習慣了我會若無其事的談笑風生,可是他只會作簡單回應,令場面不致太難堪。通常這樣一個晚餐之後,很快就怒氣全消了。

一場吵架,沒有誰對不起誰,大家也傷了對方。我倆都是好勝要面子的人,因此我從不執著要求他先說對不起,自己也不會說對不起。我選擇善忘,說到底,也是因為珍惜。

無論吵幾多次架,有多激烈,最後我也會放棄爭執主動示好,他深知如此更是肆無忌憚的越來越過分,說話更刻薄傷人。

現在我連吵架的機會也不會給了,我的善忘都已經走到極限。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Yicca
《餐桌上的故事》-我是一個寫故事的人。 跟你們一樣,甜過苦過愛過恨過,如果愛是一門學科,我可以做研究生。 我是一個編劇。 我最佳的代表作,是堅持站在自己的舞台上。 我是留愚。 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 www.facebook.com/foodstoriesbysillyfish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