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從前,我與家人的關係非常惡劣,唯有於網上找人訴苦,逃避與父母談話。每當與朋友外出,都會儘量流連至深夜,藉以減少與家人面對和衝突的機會。但結果卻事與願違,令大家的關係變得更差。還記得父親有一次責備我:「成日顧住朋友,第時我有事唔洗你養」;當時為了與朋友外出更不惜與父母冷戰,因而曾經有九個月時間沒有與他們說話。與家人的關係越差,我就越想找朋友陪伴,所以我更開始於網絡世界結識朋友,希望找到更多的朋友聽我的傾訴。

 

  還記得犯案當天,與我一同犯案的「朋友」亦是於網上結識的,我與他於網上認識了一天便相約外出見面,大家透過網絡相約在街上會合,傾談一會兒後見到後巷停泊了一部電單車,對方提議弄開電單車尾箱,我覺得沒有什麼大不了,也就跟從對方建議,剛巧有一便衣警員經過並拘捕了我們。當時我還未害怕,以為很快會沒事離開,直至得悉要接受警司警誡方知事情的嚴重;加上被警司嚴厲訓示,我才開始感到擔心和害怕。反之同案「朋友」似有很多犯案經歷,一點悔意及害怕也沒有,我開始感到自己的「白痴」,跟一個自己並「不認識」的人做犯法事情。幸好求情之後警司給予我多一個機會,不用上庭及入女童院,我感到十分幸運,也很感謝父母為此事一直陪伴著我面對和求情。

 

  經歷過後,當我回想到自己隨便於網上認識「朋友」及與這些「朋友」外出,其實真的十分危險,可以發生很多不能預計的後果,可能被引誘吸毒、被人利用、被騙入色情陷阱等等。

 

  其後也有一段時間與家人的關係得到改善,但經過一些日子後,關係又再次變差,因為生活枯燥,我開始再沉迷於網絡世界,再度相約網上所認識的「朋友」外出玩樂。雖然外出時也會帶多一個朋友一同外出約會,以為能夠保護自己,但如今想來其實也不是十分安全,可以話係「唔識死」,約見過很多個網友,幸好未有危險事情發生在我身上。

 

  直至我參與「新境界」義工活動,才讓我的生活充滿了不同的人和事,由同齡的青少年,以至商界公司的高層,我也有機會與他們合作。同時,參與「新境界」義工活動,讓我得到很多的認同,不但增加了自信心,也增加了不同的知識去面對不同事情。現在我再沒有空閒及興趣去浪費光陰於空虛的網絡世界了。我已不再於網上胡亂結交「朋友」,因為我發現身邊已存在很多活生生的好朋友。我會分辨好與壞的朋友,壞朋友我會疏遠,好朋友我會向他們學習,因此成績也好了,和家人的關係也有改善。其實朋友可以有很多,好與壞只在乎你的選擇。

 

社工的話:網絡危機

網絡世界發展一日千里,無可否認現代科技確實為我們帶來不少的方便與資訊,更加拉近了我們與世界各地的距離,如時下流行的社交網站,讓我們可以透過網絡平台認識到很多不同的「朋友」;但正如故事主人翁的分享般,透過網上短短日子的「了解」,我們是否真正了解對方的背景與動機呢?文字或表情符號的交流往往都缺乏了語調和情緒,真性情更易隱藏。相反,過份投入網絡世界而保護個人私隱意識不足時,隨時自己的身份、背景完全被「起底」,就如赤裸人前。若果輕易於信任與我們素未謀面、又不知其底蘊的人,最後容易受到傷害的相信會是自己吧!

[ 您可能對以下有興趣 ]

網台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專欄文章
[敢露。筆敢言] 不能回家的女孩
[敢露。筆敢言] 向豬朋狗友說「不」
[敢露。筆敢言] 每事兩面睇-阿肥
影像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香港遊樂場協會「新境界」社區支援服務計劃
香港遊樂場協會「新境界」社區支援服務計劃於2001年9月成立,為居於東九龍區而正接受警司警誡計劃的青少年及其家長提供全面性支援服務。「新境界」是寓意接受「警誡」和輔導後,能重新認識自己,作出自我改善和建立積極生活態度,最終達致「新境界」。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