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枱食飯,各有立場 

地區小店有種特色,就是熟客比較多,大家時常差不多時候吃飯,比相約更有默契,因此客人之間也容易熟絡起來。我常去的茶餐廳,因為最近的示威運動而熱鬧了不少,大伙兒不是相逢恨晚,就是誓不兩立。

我們是彼此認識的陌生人而已,同枱食飯不必一起修行,道不同大可以不坐在一起,沒有人逼你必須表明立場,即使不說話也不會傷感情。

可是,這對情侶則不然。

Eddy和Julie是熟客之一,我們年紀相若,因為一張紙巾而認識。Julie是生活雜誌記者,外表斯文有禮,實則為人熱情慷慨又剛烈;Eddy是警察,外表冷酷嚴肅,其實為人友善隨和。時常借紙巾給我的就是Eddy,可是跟我打開話題的是Julie。

他們為了這場運動,已經吵了好幾天。Eddy不希望Julie上街示威,避免受傷,Julie覺得Eddy只顧服從上司指令,毫無良心。這頓飯的氣氛,絕不輕鬆。

「我明明點了咖喱豬扒,你擅自改了番茄,這是甚麼道理?」碰巧遇上恃熟賣熟的侍應,偶爾會發生這種情況,我們一般都不放在心上,可是這天Julie借題發揮起來。

「咖喱暫停供應,爭吵下去也不會突然出現的。番茄更加有營養,算了吧。」Eddy試圖緩和氣氛。

「就是這種態度!我不是在意番茄或者咖喱,而是怎麼要剝奪我為自己作主的權利!你喜歡當扯線玩偶是你的事,我就是不妥協!」Julie無疑是借故把事情混為一談。

Eddy真的生氣了,不接話。東主見狀便走來開口︰「真抱歉,我給妳換。妳想吃甚麼?」

「現在爭取到了,妳又想好了到底要吃甚麼了沒有?」Eddy少有的反唇相譏。

「沒有咖喱,我甚麼也不想吃!」Julie聽罷受了刺激,故意刁蠻。

東主左右為難,連同我們這些食客也不好說話,Eddy保持冷靜地說︰「老闆,很抱歉,請給她時間想想吃甚麼。」老闆也識趣地走開,由得他處理Julie。

「我問你,如果有天我們在示威現場相見,你要接受指令使用所謂的適當武力,你會來打我嗎?」Julie氣炸了,忍不住質問Eddy。

「如果妳明顯衝撞警方,別的警察不會對妳手下留情,所以我一定會上前拉著你離開,這算不算是我運用了你所講的適當武力?」Eddy巧妙地回答。

「你明知這樣是不人道的,就不會反抗命令嗎?」Julie沒用心理會Eddy話中的深情,繼續堅持追問。

「在示威現場裡,妳能親眼看到幾多事實?別人說的妳就相信,為甚麼就不肯相信我?我接觸過的跟妳想像的根本不同。」Eddy覺得她存心挑戰他的專業,強忍怒氣地回應。

「所以你就覺得自己是對了嗎?」Julie也難抑怒火。

「妳又怎麼啦?」Julie的不斷質問令Eddy感到煩厭。

「沒怎麼。道不同,不相為謀而已。」Julie的語氣變得特別冷淡,站起來頭也不回地離開。

Eddy沒有上前追,也許他一早知道,有些鴻溝就是根本修補不到。情侶間連講句心底話也要小心翼翼,做任何事也怕得罪對方,連工作內容也是罪過之時,這種 相處未免太沉重。

Credits :

圖片由作者提供

[ 您可能對以下有興趣 ]

網台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專欄文章
[半百人生]歷史在這裡停止
[蝴蝶效應] 傢俬展覽
[電腦告訴我的事] 自我修補
影像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Yicca
《餐桌上的故事》-我是一個寫故事的人。 跟你們一樣,甜過苦過愛過恨過,如果愛是一門學科,我可以做研究生。 我是一個編劇。 我最佳的代表作,是堅持站在自己的舞台上。 我是留愚。 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 www.facebook.com/foodstoriesbysillyfish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