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為了準備在中環舉辦的宣傳活動,忙得頭昏腦脹,終於在昨晚完美落幕,我還一直打點收拾至凌晨才離開。夜深時分,周末的中環,累透的身體不容許我有非份之想,唯有去麥當勞點了一杯熱巧克力,稍微感受一下周末的狂熱。

 

夜裡的麥當勞還是十分熱鬧,人來人往。當我漫無目的地看著人流經過時,竟然意外發現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那是Edric,我的舊同事兼花心前度。他進來的時候牽著一個青春少艾,少女盛裝打扮,身段婀娜多姿,二人態度十分親暱。當他看到我的時候,臉色一變,立即正經了不少,跟我尷尬地點個頭,然後跟那個女的低頭接耳了一會,就獨自走過來跟我打招呼。

 

「沒想到這個時間會在這裡遇到妳。」他一臉興奮,暗示沒想到我也愛泡酒吧。

 

「我那有這種閒情,只是剛下班,在這裡喝杯巧克力就回家了。」我不屑地微笑著︰「你不用陪老婆孩子嗎?」

 

他尷尬地笑起來,兩頰隨即泛起深邃迷人的酒窩,搔著頭說︰「孩子睡在外婆處,老婆也約了朋友打麻將。」

 

「都有孩子了,拜托你就修心養性吧。」我瞄著坐在別處的那個少女,向他示意。

 

「生活壓力太大,偶爾輕鬆一下而已。」他在砌詞。

 

「有時間跟老婆去調情浪漫,也可以輕鬆一下。」我在給他說話。

 

「甭提了,我發覺我們越來越相處不來。」他的表情很苦,好像抑壓了很多怨言。

 

「現在你玩你的,她玩她的,誰也看誰不順眼,這樣一輩子當然是相處不來的吧。為了孩子,也為了你自己,好好珍惜這個家吧!」我一口氣把熱巧克力喝光,動身離開。

 

六年前Edric已經是一個花心浪子,我跟他交往了一年多後,也受不了而分手。一年後,當我知道他要跟女友奉子成婚時,也說過他根本不適合結婚。說是為了負責任,我看他根本受不了這種柴米油鹽的瑣碎生活,心裡總是渴望自由,最後恐怕只有離婚家變的下場,害了小孩。

 

既然是一直想要自由的人,何苦為了「責任」把自己束縛在一個家裡,還要老婆孩子全部陪葬?如果跟他意外懷孕的是我,可能我會寧願把孩子打掉,或者獨自撫養,也不願意嫁一個為了負責任而結婚的男人。

 

今天我跟Eva提起這件事,才得悉他老婆也是暗自外出風流快活,根本是同類,誰也不值得可憐。

 

「或許他們這樣也可以白頭到老呢。」Eva打趣地說︰「只要大家也不翻桌,不找碴,還會盡本份的話,到了玩不動時就會認命,老老實實的守著對方一生。」

 

我苦笑一聲︰「這樣聽上來,他們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呢。」

 

在我們心目中,他們是最不適合婚姻的一群,偏偏會步向婚姻之途。可能他們在一起是最適合的,你瞞我騙,各不相干,在同一張床,同一張飯桌上,各自想著別人。浪費了大半生,過客萬千以後,也許會感激在飯桌和床上的另一端,還有一個他為了責任,不離不棄吧。

 

這樣的愛,是愛嗎?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Yicca
《餐桌上的故事》-我是一個寫故事的人。 跟你們一樣,甜過苦過愛過恨過,如果愛是一門學科,我可以做研究生。 我是一個編劇。 我最佳的代表作,是堅持站在自己的舞台上。 我是留愚。 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 www.facebook.com/foodstoriesbysillyfish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