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秋夜冷,細雨如絲,開始感到寒意的我終於收起夏天的短褲小背心,披上圍巾和外套,赴閨蜜之約。

Annabelle, Josey和Evelyn比我更早一步到了火鍋店,大家不約而同,頸上都纏了一圈圍巾,把身子包得嚴密。

「我們真的老了。」我慨嘆著︰「這種天氣算甚麼?中學時代的我們,還是熱褲小背心,最多穿外套而已。」

「我不認老的。我們只是到了秀內在美的年紀而已。」Evelyn笑著回應。

我坐下不久,食物就上桌了。看著全都是青菜蘿蔔、金菇豆卜、餃子芋絲、粟米冬菇、魚滑墨丸…素得不能再素,湯底是健康到不行的蕃茄湯,幸好還有豬下青和海鮮,否則我就要暗地裡給媽媽傳個短訊預備夜宵了。

「究竟從何時開始沒有再點過香腸午餐肉,食得這麼清淡?」我沮喪地問。

「自我懷孕之後。」Evelyn自動投案,再擺出一副當媽的臉︰「素一點不好嗎?皮膚漂亮些,人也健康些!」

「以前對生活沒這麼多計算的,喜歡就好;現在知道就算是吃東西也要計算一下價錢和營養價值,不能只講喜歡不喜歡。」Annabelle嘆著氣。

「好像小時候談戀愛是那麼簡單又容易,現在找個對象也謹慎多了。」Josey這種單純的女生,跟這個花花世界總是格格不入,大有感慨。

「以前我說過非劉德華之類不嫁,現在看我老公,完全不是那回事。」Evelyn笑道。

「我也說過喜歡帶有書卷氣又憂鬱的男生,現在我都受不了這種哀傷的男人。」想起當年,頓覺可笑。

「白馬王子還是留在夢中最完美。」Annabelle說︰「不同年紀的需要不同,擇偶要求也會不同了,可是白馬王子永遠存在。」

「像我這樣,現在望著老公也會幻想一下都教授嗎?」Evelyn大笑。

「幻想一下沒壞的,當心老公不喜歡哦!」Annabelle挖苦Evelyn︰「妳最近學韓語該不會是為了他吧…」

「才不!我是為了看韓劇才學的。」Evelyn回嗆︰「我也沒阻止他把我幻想成蒼井老師,他敢說啥?」

我們好像回到少女時候一樣,吵吵鬧鬧,說話沒頭沒腦,不時嘻哈大笑,惹來旁人側目。

「妳倒不如學起日語來,給老公一個日系老婆,圓他心願吧。」我笑道。

「他最喜歡的是真正的我。」Evelyn提起老公,表情也溫柔起來︰「雖然他絲毫不像我的白馬王子,可是他懂得欣賞我,支持我。」

「因為妳一直努力地令自己成為值得欣賞的人,才叫人這樣喜歡妳!」Josey由衷地說。

「有理想的女人總是在發亮,」Annabelle一臉羨慕︰「難得他無條件地支持妳成為咖啡調研師。」

「他也喜歡喝咖啡嘛…」Evelyn甜甜一笑,幸福的神情溫暖著我們。

「妳這樣曬幸福,不覺得我好可憐嗎?」我擺一副哀傷的臉,扮作很冷的樣子。

「哎唷,好可憐哦!姐姐們特許妳點一客午餐肉吧。」Evelyn掃著我的背,一臉得意笑道。

我們這群大不透的輕熟女,今天能坦然率真地微笑,是用昨天的淚水和傷痕換來的。哭過、痛過,才懂得愛自己;在掌聲裡、罵聲裡,明白生活要如何過。花了廿幾年把自己訓練成對的人,就是為了吸引另一個對的人。

Credits :

圖片由作者提供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