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錢與快樂 – 輝

 

金錢 --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是十分重要的,可以買到很多東西,做到很多事情。如果你認為我會對大家說,金錢並不重要,你便錯了。事實上,我想說的是金錢對我也是很重要的。


因為我的家境並不富裕,甚至屬於貧困戶。爸媽在我小時候已分開,我由媽媽照顧。她與幾個朋友在旺角租了一個小舖開小食店,工作時間很長,天沒亮便開始工作,一直忙至深夜。我們住在她工作地方附近租的一間小房間,媽媽放工後便帶我回這房間休息。雖然後來獲分配牛頭角公屋,由於沒有人能照顧我,所以我們仍需住在那小房間。有時候婆婆申請簽證從國內到香港,我們與婆婆到公屋生活數個月,那兒至少會有我的房間和電腦,直至婆婆成功申請單程證到香港,我們便搬到公屋居住,但是母親仍獨個兒住在旺角小房間,因為上班太早而下班太夜的關係,有時學校需要家長簽回條,她亦只會抽小小時間回家幫我們簽回條,閒談幾句便又離家上班去。


眼看著媽媽的忙碌,我有時候會為她感到心痛,每天都要營營役役追趕生活,休息的時間也沒有。但有時候我又會怨恨為何要離開爸爸,令我們的生活變得困苦,沒有同學擁有的物質生活。由於家裏沒有閒錢,我並沒有很多零用,如需要外出遊玩或買東西,婆婆都要我自己額外問媽媽領取,不論金額多少每次用錢都要打電話給媽媽,感到十分煩厭。


終於,我抵不住誘惑,明知身上沒有餘錢,為了與朋友一樣吃雪糕,便偷偷拿走小食店的雪糕,這次的衝動令我後悔不已。那時我被店員當場拿住,事情更被報章刊登,我既擔心入男童院,又怕被別人知道。其後報章刊登了我的案件,很多同學都認得我而取笑我,並利用這件事替我改花名。我雖然很不開心,但卻沒有辦法不上學或逃避。事件後來漸漸淡化,我也不用入男童院,但我心中始終有條刺,害怕被別人知道我的往事。

 

經過了一段時間,我認識了社工姑娘,她經常引導我思考金錢與快樂的關係,我知道如果我的金錢由不法途徑所獲取,我與媽媽也不會快樂,因為會害怕有日被人知道犯法,所以我明白到非法去獲取金錢並不等於快樂。錢固然很重要,但我會用我的勞力及以正當的途徑去賺取回來。

 

社工回應︰

每個人心目中對金錢都有不同的價值,有的會認為金錢至上,沒有金錢等於沒有一切;有的則討厭金錢,認為金錢是醜陋的,並對社會帶來不公義。無論如何,我們撫心自問,如果只一心一意賺錢,將金錢放到最大,到最後其實得到的是甚麼呢?又可嘗試問問自己何謂足夠呢?而當眼中只有金錢的時候,身邊的家人、朋友及重視的人隨著年月老去或甚至離逝,金錢又可否為自己及他們帶回光陰呢?最後如果只得一人的快樂,是真的快樂嗎?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香港遊樂場協會「新境界」社區支援服務計劃
香港遊樂場協會「新境界」社區支援服務計劃於2001年9月成立,為居於東九龍區而正接受警司警誡計劃的青少年及其家長提供全面性支援服務。「新境界」是寓意接受「警誡」和輔導後,能重新認識自己,作出自我改善和建立積極生活態度,最終達致「新境界」。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