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夠好、做不到F

       社工邀請我寫這篇文章時,初時我是有猶疑的,原因不是我不願意去做,而是我認為自己未夠好、做不到,自己找不到理由可以寫文章去感動人,也沒什麼值得別人花時間看。同社工傾了很久,談了很多次,講了許多,得到了她的支持,便有了這篇我的故事,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我自己而寫。當然,如果得到大家的喜歡,我會更開心。

    「未夠好、做不到」這六個字在我由小至今都不停有人對我講,印象中第一次聽到是我小學三的時候,弟弟升上同一所小學,媽媽經常話我未夠好,弟弟不聽話也是因為「唔好大教壞細」,有我這個做得不好的大哥,便令弟弟也不乖,但問我有什麼做錯,我也不知道。升上小學五年班,我開始頑皮,上堂傾計,有時會過位同人玩,不過我未試過欠交功課和打架。我自認我是頑皮,但不是曳,學校還有很多同學比我差,我由精英班轉至輔導班,在那裏我成績最好,但是,不知何解,每次有同學做錯事,老師第一個人便會叫我的名字,然後開始教訓我,當她發現我沒有做錯時,我仍逃不過被責駡,因為她會話我「未夠好」!有一次,我被幾個同學游說,在課外活動的時間偷偷混進放學的低年班中,外出買零食,在課外活動開始前,再偷偷回課室,事情最終敗露,三人一同被罰,當時我們站在操場前,全級同學望著我們,班主任對我說我帶壞其他人,C班自我加入後差了很多,說「以為你在精英班過來會帶動同學進步,誰知道你一直做不好,還要影響同學」,那時我真的感到很委屈,「做不好」三個字不斷在腦中走來走去,我心裏大聲呼叫著不是我帶頭的,而且輔導班的同學差我很多,為何我變成全班的「敗類」,聽著聽著,淚水一直我眼裏打轉,但我不准許自己流淚,因為這個老師的責備不值得我哭,我做錯了事,我認,你可以罰我,但不要什麼壞事也推給我負責。

之後我的人生一直被這六個字困擾住,每次我想做好一件事,但心裏都會出現「未夠好、做不到」,之後不知何解腦裏變得一片空白,我自問努力參與活動,但從未有人讚賞過我,很多時更會被人責備不盡責,社工話我知原來我一直不敢望著別人說話,很多時第一句回答別人的說話是「不知道」或「不懂得」,令我最感動的是她曾同我說過知道我很努力,但只是別人感受不到,聽後,我不知不覺間流了幾滴淚。現在,我知道原來我一直被「未夠好、做不到」所困擾,但不要緊,我會努力衝破它。雖然今年我很忙,參加不到中心活動,但我應承自己,我會繼續努力。

社工回應:小孩子的記憶

記憶其實自出生便已有了,人們往往能夠記住兒時發生的畫面,有些畫面更會牢牢刻記在他們的腦海,化作影響深遠的言靈(MAGIC WORD),就好像魔術師的咒語,有著一股不可輕視的力量,如果這些畫面或語句是正向的,便會成為生命中的能量棒,提供信念及動力面對生活,反之言,是負面或傷害性的畫面語句,則會成為沈重的緊箍咒,阻礙成長,F的成長期便一直被「未夠好、做不到」壓得透不過氣來。

[ 您可能對以下有興趣 ]

網台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專欄文章
[餐桌上的故事] 是是非非
影像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香港遊樂場協會「新境界」社區支援服務計劃
香港遊樂場協會「新境界」社區支援服務計劃於2001年9月成立,為居於東九龍區而正接受警司警誡計劃的青少年及其家長提供全面性支援服務。「新境界」是寓意接受「警誡」和輔導後,能重新認識自己,作出自我改善和建立積極生活態度,最終達致「新境界」。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