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對我說我自幼已經是個貪「靚」的女孩子,我會偷偷穿她的高跟鞋和用她的化妝品,親朋戚友會說我很可愛。

自我有記憶以來我一直保留長長的頭髮,小學時,媽媽會為我紥不同的辮子,不會是普通的型,有時會利用三條辮子組合成的大辮子,有時會盤起成為一個大丸子頭,再加上辮子髮箍增加新意,媽媽亦樂於為我扮靚,讓我買潮流衣服,最深刻是買了一對厚底夾石波鞋,讓我高了幾吋,令身邊的同學羡慕不已,說我像個公主。

升中後我不減貪「靚」的個性,分別是我有我自己的品味,我仍然是一把長髮,但兩邊鏟青,上學時用外面一層長髪掩住,放假時可以變出搖滾味,在中二暑假期間更一半長劉海一半和尚頭,並把頭髪染了藍色和淺紫色,髪型有點似歌星GEM,不過把兩隻顏色混在一起更讓我變得與別不同。自我有了個性外,家人與我的關係卻為了「靚」這個字爭論不休,除了髪型外,更因為我紋了我第一個紋身而破裂了,認定我變壞了。

為了要上學,我把紋身隱藏紋在腰間的位置,是一隻不大不小的天使之翼,大約兩隻手那樣大,有一天被忘記穿外套被學校發現了,學校通知家長,他們好像發現我做了十惡不赦的壞事一樣,副校長、訓導主任、班主任扳著面坐在一邊,媽媽坐在我旁一邊哭著說不知道我為何變壞,我只感到很奇怪,我又沒有侵犯別人,又沒有強迫別人跟我做什麼壞事,我只不過打扮自己而已,為何他們會有那樣大反應,真是莫名奇妙。他們一直問我有沒有跟人、有沒有援交,有沒有男朋友,問了很多無聊問題,我紋身與那些事情有什麼關係?一直說著說著,我忍不住說我「唔讀了」,執了書包遺下母親便走了,之後一直沒有再上學去。

退學後我有半年時間無所事事,父母間中鬧一兩句外,沒有強迫我什麼,可能如爸爸所言我令他「眼怨」,他們不同我傾計,而我樂得清靜。因為不用上學的關係,我經常上網看時裝化妝等潮流,身上多了三個紋身,在小腿上紋了一個用字拼成的腳環,腳跟紋了一個心型圖案,胸口有自己的名字,爸爸見到會吵著說我為何虐待自己,又會說以前紋身是士兵係戰場時用作認屍用,我心裏每次都想對他說現今的紋身是一門藝術,你們懂什麼。我的一身打扮不是因為我壞了,而是因為「靚」一個字,我其實上繼續學習,志願做一個紋身師或設計師,但奈何找不到容身之處,大人們認定了我很壞。

直至社工介紹一個進修課程,我報讀了化妝及髮型,那裏我證明了自己,得到了老師的肯定,我沒有遲到,出席率達90%,所有課堂練習我也很認真做,因為我熱愛藝術,課外我也有上網看看潮流化妝和衣飾,希望可以幫助自己進步。完成這個課程後,希望可以繼續進修。

社工回應:外表與內心

在我們的工作中,經常會接觸到別人眼中「奇裝異服」的年青人,他們表示往往因為這些外在打扮而受到很多的批評及不公平的對往,不為社會、甚至家人的接受,但是相處過後,外表看起來他們可能顯得不經意,內心卻裝有一定的執著和理想,所以我們要提醒自己不要以外表觀人,學習放下成見,真心與人相處,才能感受到別人的真面貌。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香港遊樂場協會「新境界」社區支援服務計劃
香港遊樂場協會「新境界」社區支援服務計劃於2001年9月成立,為居於東九龍區而正接受警司警誡計劃的青少年及其家長提供全面性支援服務。「新境界」是寓意接受「警誡」和輔導後,能重新認識自己,作出自我改善和建立積極生活態度,最終達致「新境界」。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