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當晚Issac驚恐萬分的樣子來看,肯定是瞞著Linda跟異性朋友單獨食飯。要是在中學時代遇到這種事,我可能拉著Issac不放,要求他即席交代清楚,然後立刻致電Linda上報案情,交給她審結。

 

然而,人長大了,開始明白別人的感情事,就算多親厚的閨蜜,沒有資格也不應插嘴。所以,我放過了他。

 

事隔幾天,我們一早約定今天到Evelyn家中做甜品。看著Linda,我勉強吞下自己不吐不快的感覺,把注意力和話題轉移到Evelyn的小娃身上。

 

「這法式焦糖燉蛋,小娃能吃嗎?」我拿起量杯準備計算材料,順便開玩笑。

 

「不能給她吃,老公不喜歡。」Evelyn抱怨地說︰「上次我給小娃餵了少許雪榚,鬧肚痛,他緊張得把我罵死了,吵架收場。他的女兒是個寶,我就變成草了,難怪大家也說女兒是一輩子的情敵。」

 

「真沒想到你們會吵架。」Josey擺出難以置信的樣子。

 

「談戀愛,眼中只有對方,有問題也可以視而不見,不解決也沒礙事。結婚了,生活就不只兩個人,問題不解決只會累積,吵架真的在所難免。」Evelyn有所感慨。

 

「談戀愛也可以忙著吵架的,看看我,」Linda有感而發︰「Issac每天也有新花款把我氣個半死。」

 

我心虛了一下,婉轉地問︰「妳跟他怎樣?他做甚麼好事惹了妳?」

 

「男人都有壞毛病,事無大小都愛欺瞞哄騙,怕妳找碴問個究竟。交代清楚,一了百了,有多麻煩?」Linda七情上面,不吐不快︰「就像早幾天,他和一位女同事一起加班順道晚飯,怕我知道不高興,瞞著不說,後來不知怎的,竟然自動投案。」

 

「都是怕妳胡思亂想吧。」當得知Issac主動坦誠後,我鬆了一口氣。

 

「這樣畏首畏尾,乾脆變性好了。」Linda想一想,又覺好笑︰「他變女,我變男,那就對了。」

 

「對了,」Evelyn忽然想起了甚麼的,放下手上未完成的蛋漿,一臉奸笑地湊近我︰「妳跟Zack互相了解清楚了吧,怎樣?」

 

我冷不妨她這一問,雙頰漲紅,支吾地說︰「沒怎樣啦!」

 

她們見到我這個反應,覺得好玩起來,不斷地逗我說話。我懶得理她們,自顧自地把焦糖和蛋漿倒進模裡,放入焗爐。

 

「妳太壞了!瞞著我們談戀愛!」Linda淘氣地嘟起小嘴大聲說。

 

「我們還未發展到那個程度啦!」我被她們連珠發炮的質問逼瘋了。

 

此話一出,她們擺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我就知道自己漏嘴了。

 

「還未到的總也會到,甚麼時候請喜酒,我當伴娘!」Evelyn興奮地舉手。

 

在她們嘻嘻哈哈地爭著做伴娘之時,我不禁嘆了一口氣,說︰「老實說,我還未搞清楚自己在想甚麼。」

 

是介意他的過去嗎?還在乎自己的過去嗎?這些過去都是抹不去的,要是解決不了,我就連向前走的能力也沒有,更別說進一步的發展了。

 

燉蛋新鮮出爐,她們爭著要賣相最漂亮的那一份,想把最好的送給另一半。看著她們小心翼翼地把甜品放進盒子裡,那種愛意,那種心情,我很久沒有親身感受過了。

 

這份甜品,我又可以送給誰,想得到誰的欣賞?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Yicca
《餐桌上的故事》-我是一個寫故事的人。 跟你們一樣,甜過苦過愛過恨過,如果愛是一門學科,我可以做研究生。 我是一個編劇。 我最佳的代表作,是堅持站在自己的舞台上。 我是留愚。 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 www.facebook.com/foodstoriesbysillyfish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