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女人吃飯,無論如何隨意都比男人講究;兩個女人喜歡靜靜的、乾淨舒適的空間,可以細聲講秘密,也可以放懷大笑。

就像這晚Annabelle約我晚飯,兩個不加打扮的女人,挑了一間在家附近的特色小店,裡面放著一排排的書櫃,陳舊的書本像淑女一樣,嫻靜大方地展示自己的書香氣;店內放著悠揚輕快的音樂,輕柔地安撫著世人躁動的心。

小店吃的都是西式小吃,一人一份漢堡包,對兩個女人而言是剛剛好。

「好吃嗎?」我吃個滋味,問Annabelle。

「跟平常一樣。」Annabelle細細咀嚼後,不以為然地說。

「能夠跟平常一樣,就是水準之作了。」我把她的評語視為讚美,點著頭繼續享用。

她嘆了一口氣。

「男友跟妳每天過著同樣的生活,每個週年也同樣的慶祝,算是保持水準嗎?」她問道。

「至少不是每況愈下吧?」我勸道︰「妳的男友是個正經百八的人,如果有天他突然一反常態,才真的要擔心害怕吧?」

「是吧。」她明顯地沒聽我的話,敷衍回應。

「想想妳的前度是個怎樣的人?他很懂得情趣,可是你們相處久了也不見得有多愉快。」我把她拉回現實裡︰「記得妳為何挑這個男友嗎?」

「我要的是老公,不只是情人。寧願以後不會發瘋地笑,也不要獨自痛哭。」她記得自己曾經說過的每字每句。

「妳後悔了嗎?」

她揚起嘴角笑了一下,在袋子裡拿出一個小盒子。

「今年是我跟他第五個週年紀念,就像以往的四次一樣,他買了一束花,特意回家煮飯給我吃,唯一不同的是這個。」她從盒子裡取出鑽戒套在自己手指上,向我展示︰「他把這戒指放裡我碗底,到我吃光了飯發現它時,他還在埋首自己的飯碗裡低聲問我願不願意。」

「他真是可愛呢!」我替Annabelle高興,摸著她手上的鑽戒,羡慕起來,喃喃自語︰「一個男人願意一輩子跟妳平淡相處,幾十年後還會對著妳害羞,這不夠浪漫嗎?」

她莞爾一笑,打趣道︰「妳好像還有一次當伴娘的限額吧?」

「說不準的,也許我會突然閃婚啊!」我故作姿態地開玩笑。

我們不著邊際地漫談婚禮的計劃直到結帳,走到門前的時候才發現Albert也在同一餐廳裡,跟一位女生面對面的坐著,聊著起勁,根本沒注意我看到他。

Annabelle從我的視線望過去,一臉認真地問︰「妳不是打算過去打招呼吧?」

「不會。我已經不是他生活裡該出現的人。」我很清楚自己的角色定位,不想去打擾他的生活,可是既然碰到了,又想仔細去看他有沒有變了,身邊的是誰了,他是否更開心了。

Annabelle陪著我定格一樣站在這裡,細聲說︰「再看下去,他就會發現妳了。」

「沒關係,他會裝作看不見的。」

這是我們相處三年所累積的默契。

 

Credits:

圖片由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