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電腦的使用者需要使用電腦來完成某些工作時,使會啟動電腦和相關軟件來使用,工作完成後,使用者大都會終止軟件並關上電腦。到了互聯網時代的今天,很多軟件是運行在伺服器之上,準備隨時處理互聯網上其他用戶的運作要求,例如網絡置備所運行的軟件、電郵系統、網頁伺服器軟件、數據庫系統等等,這類軟件必須在任何時間運作,不能間斷,否則,任何系統異常令它不能正常運作,可能便會成為報紙上的新聞,正如不久前臉書不能正常運作一小時,便即時成為網上的熱門新聞。

軟件總有因為不能預見的原因而出現異常,跟著便停止運作的機會,如果軟件停止了運作,尤其是因為出現異常,它本身是不會亦不能通知軟件的負責人,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部份軟件負責人便會開發另一個軟件來監察伺服器軟件,如果被監察的軟件出現問題,監察軟件便可以通知軟件負責人。

監察軟件盡其本分來監察伺服軟件並通知軟件負責人,所以軟件負責人在啟動了監察軟件之後便可以安寢無憂,但是不久之後,卻發現伺服軟件中止了運作,監察軟件卻沒有通知軟件負責人。經調查之後,原來為了能在任何時間能進行監察,監察軟件亦必須在任何時間運作,本身也變成了另一個類似伺服軟件的軟件,在伺服軟件中止運作時,監察軟件剛巧亦同時中止運作,所以不能通知軟件負責人。那麼既然這個監察軟件又是另一個伺服型的軟件,是否便需要另一個監察軟件來監察它?如此類推,亦又出現了另一個需要被監察的監察軟件,那麼究竟要有多少監察軟件?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

想想現實世界的情況,例如一個屋苑的每一座大厦都有一個保安員,那麼要怎樣做才能保證每一個保安員都安守本分工作?其中一個做法便是管理公司便會聘請保安主管來監察其他前線保安員,那麼又如何保證這個保安主管真的會監察前線保安員?解決的方法便是由管理公司負責人親自監察這個保安主管。由此可見,保安主管所監察的人數也許是數以十計的前線保安員,管理公司負責人所監察的卻只有保安主管一人,而公司負責人之所以要監察保安主官的原因,便是公司負責人是整件事上最終問責的一人。

將以上理論套用在之前所講的伺服軟件之上,便可以看到最初的監察軟件便要監察所有運作中的伺服軟件,而如果軟件負責人希望能保證監察軟件正常運作,可執行另一個監察軟件便足夠,而軟件負責人是最終問責的,所以,他便要經常檢查這一個監察軟件是否正常運作。

監察軟件運作和模式給筆者的啟發,是我們在生活中要處理很多事情,亦要交托別人為自己工作,如果我們希望工作能順利圓滿地完成,我們必須以最終問責者自居,久不久便要跟進工作的進度,否則受托人如果沒有如期完成工作,他亦未必會通知我們。另外,我們在人生中必要處理許多事情,不論成功與否,我們要向誰來交待?究竟又由誰來最終問責呢?這些問題值得我們深思,如能找出答案,我們便可以得知我們的人生是為誰而來,為誰而忙,為誰而活。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Herbert
資訊科技界資深工作者,學生時代受蘋果二代所啟蒙,沉迷電腦科技,尤其是軟件編程,大學時代主修計算機科學,最後以獲得哲學博士作完美終結。從事資訊科技行業超過二十年,對資訊科技界充滿憧憬和好奇,至今仍在追趕各項電腦新知,盼望能以資訊科技知識,令這個世界更美好。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