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認識了Leo後,我們經常在Whatsapp裡聊天,他會不時因應天氣或交通等瑣事,主動關心問候,因而慢慢熟絡起來。這天,他主動邀請我上他的家作客,我沒有問太多,爽快地答應了。

還以為Elsa她們會來,原來他只約了我一個。

突然間變成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我實在沒有這種心理準備,可是人都已經踏進屋子裡,看見他也買了很多新鮮食材,不好意思退縮。雖然我知道Elsa她們經常喝醉了留宿於此,從來沒發生過事,可是我的心裡始終有點不安,只有怪自己當時沒問清楚吧。

Leo一如以往的在廚房忙東忙西,我在廳中跟他的貓咪們玩耍,看看電視,待他把美食捧出來,才知道又是一頓海鮮餐。

「有肉和菜的嗎?」我問。

「湯裡有瘦肉,另外有蒜蓉炒菜心。」他在廚房喊話。

雖然我並非無肉不歡,可是沒有白飯,只有海鮮和蔬菜,我的肚子不會覺得飽滿的。

「為甚麼你不喜歡吃飯?」我禁不住好奇,跑進廚房問。

「白飯吃多了會胖。」他背著我,專注在爐子上慢慢變紅的大蝦。

 「白飯能把人吃胖了多少,你喝酒不是更會長脂肪嗎?」我為白飯辯護。

「就是喝酒太多,便不該吃飯。」他把熟透了的大蝦盛到碟子裡,才有空看著我說︰「要是妳愛吃飯,我明天去買米就行。」

 「不用了,別浪費。」我忽然有點臉紅,他說來好像我以後都會來吃飯。

 白灼大蝦、清酒煮蜆,還有清蒸扇貝,每款菜式色香味俱全,他的廚藝教我望塵莫及,光是聞著這些香氣,已經是一件幸福的事了。

 「吃飯吧!」他拿來一罐啤酒,坐下來動筷。

 「你可是無酒不歡呢!」我剝著大蝦,笑道。

 「也不是的,不過今晚喝些酒壯膽會比較好。」他喝得很急,好像想要盡快喝醉似的。

 「幹嘛要壯膽?」我有點不安。

 「因為嘛…」他欲言又止,默默地把蜆肉分到我的碗子裡。

 「因為我的樣子很嚇人嗎?」我故作風趣想要緩和氣氛。

 他又笑著掻頭,立刻解釋︰「不會!我覺得妳很漂亮。又不是十分漂亮,就是很耐看的那種。」

 聽到他這番矛盾的讚美,我不知如何如應,只好陪著笑。

 「這屋子妳喜歡嗎?」他突然問。

 「這個…」我冷不防這樣一問,不肯定他的意思,不敢回答。

 「這是我三年前買下的,希望在這裡組織一個家,可惜平常生活忙碌,根本沒時間認識女孩子。」他的眼神充滿盼望。

 他這番話,我聽懂了當中的意思,這算是很明顯的表白吧。這下麻煩了,我該怎樣辦?這屋子裡只有我跟他,有甚麼事來我可是求助無援啊!

 「嗯…」我一邊吃著扇貝,一邊思考著回應的措辭︰「相愛需要緣份和時機的,像我現在不想談戀愛,可能會錯過好緣份,也無可奈何啊。」

 他似乎讀懂了我的意思,沒有再深入探討這件事了。這晚飯匆匆吃畢,我也急忙離開。

 Leo的確是一個條件不錯的好男人,可惜是我對他沒有這種意思。有些人,從第一眼你便知道,就算他再多優點再完美,你也能把他挑剔得徹底。

 

 

[ 您可能對以下有興趣 ]

網台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專欄文章
[BOOK位食飯] 點煮點食(上)
[欣有其景]漫步五漁村
[半百人生] 爭取最大的支持是關鍵
影像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Yicca
《餐桌上的故事》-我是一個寫故事的人。 跟你們一樣,甜過苦過愛過恨過,如果愛是一門學科,我可以做研究生。 我是一個編劇。 我最佳的代表作,是堅持站在自己的舞台上。 我是留愚。 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 www.facebook.com/foodstoriesbysillyfish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