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過後,工作如常。上班最期待下班,因為晚上有更精彩的娛樂節目,就是聽別人吹噓腳踏幾條船的高超分身秘技。

那位貌似林峯的律師情聖Dryden,自很久之前那一頓飯說不過我之後,竟也成為交心朋友,這晚我們相約在我公司附近的日本餐廳吃放題。放題這種吃法倒是很符合他的風格,隨便點,隨便吃,喜歡的就多點一次,不喜歡的吃一點便好,用不著投入感情,也不需擔心吃不到好東西。

「妳甚麼也吃的吧?」他看著一張張點菜紙,拿起筆隨意地勾著。

「別寫太多,我不太餓。」我稍微勸止一下。

「付足了全費,要多吃才是,不然就虧本了!」他瞪著眼,事關重要的跟我說。

「真沒想到,堂堂律師也會計較虧不虧本。」我輕笑著。

「這跟職業和錢銀無關,是價值問題。」他認真地更正。

「我就是不喜歡這樣。吃東西是一種享受,怎麼要為了怕吃虧勉強吃下去?還要在時限裡故意挑些貴的吃,你是真的喜歡吃這些嗎?」我不禁反駁。

「至少我有吃自己喜歡的。吃放題是享受挑戰的過程嘛!就像在跟店家鬥誰虧本的比較多。」他一臉自滿地說。

「你的人生還真的充滿挑戰。」我語帶雙關地譏諷他。

「是啊!就像剛過的聖誕節,妳知道我跟幾多位女友過嗎?」他完全忽略我的嘲諷,興奮地問。

他有幾多女友,我一向沒放在心上逐個數,便搖頭說不知道。

「四個。」他豎起四根手指,又問︰「知道我是如何跟她們過嗎?」

「我又沒睡在你床下,怎知道。」我調侃。

刺身正巧上桌,他立刻把幾片挾進我碟裡,再挾給自己,醮上滿滿的芥茉和醬油,邊吃邊分享︰「早在一個月前,我已經跟她們說好了聖誕要陪著家人,因此每人只能分配一天,加上一份十分厚重的禮物,她們也沒說甚麼。」

「一個名牌包包就能搞掂一個女人,究竟是你有的能耐,還是女人的膚淺?」女人就此如此易對付,我身為女人,也覺得臉紅。

「當然是有一堆甜言蜜語才如此順利的。」三言兩語間,他已經把桌上的刺生全數吞進肚子裡。左手在喝水,右手招著侍應點下一輪的菜。

「你是充份地利用了女人對你的信任。」我心裡在想,難怪別人常說,最能騙過你的,只有你最信任的人。

「嘿。」他得意地笑著繼續說︰「我可是放盡心思的。平安夜我陪了A小姐一整晚,聖誕那天就忙了,B小姐跟我交往時間最長,她先跟我家人去餐廳等著我,我跟C小姐提早晚飯後立刻回到B小姐那邊,跟家人一起過,送了B小姐回家纏綿了一會,就再趕往C小姐家過夜,次日則全天候陪著D小姐了。每個女人也有一段完全擁有我的時間,不是安排得很好嗎?」

聽到這裡,我只能點點頭,笑著同意。即使弄得自己疲於奔命,謊話接二連三,他也甘之如飴,樂在其中。一個走火入魔的人,我還能說啥?

「還望你不會精盡人亡吧。多吃點蠔,好好補充一下。」我把那碟炸蠔推到他面前,由衷地祝福。

Credits:

圖片由作者提供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Yicca
《餐桌上的故事》-我是一個寫故事的人。 跟你們一樣,甜過苦過愛過恨過,如果愛是一門學科,我可以做研究生。 我是一個編劇。 我最佳的代表作,是堅持站在自己的舞台上。 我是留愚。 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 www.facebook.com/foodstoriesbysillyfish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