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樹仁

嬰兒出生,要父母懷抱保護,更要眠乾睡濕(嬰孩睡乾的地方,母親自願睡在有尿濕的床舖上),小心懦弱的身體生病,處處給予最好的物質,養育自己的孩子,古代醫藥不是普遍,嬰兒夭折的情況很多。現代人因為兒女數目少,每一個都變成寶貝,甚至公主和王子,過份的溺愛,對兒童的成長有很大的負面結果。

傳統古語:三覆、六坐、九浮離,小孩子三個月大可以轉動身體,懂得站立要到九個月大左右,學習直立並不是容易的,起初當然會浮離而不穩定,其他人在旁引導和鼓勵,也必然會倒地,小孩或者會哭泣。最重要是孩子能夠真正走路,頂天立地成為正人君子,德字的古寫是「惪」,所以直立帶有道德意義。其它語言系統,也有類似直立道德的含意。

父母的愛是天下間最偉大的,因為這種愛只是給予,沒有任何佔有。天下的父母都希望兒女成人長進,培養成為德才兼備的君子,堂堂正正站立,有機會出人頭地,為社會多做貢獻。當子女受到挫折,或者做了錯事,回到雙親身邊,總會得到諒解和支持。

注:英文字stand,站立的意義,也有堅持或堅守道德(原則)的含意

 

鄭德禮

年前冬天,到尼泊爾(Nepal)首都加德滿都(Kathmandu)旅遊。那城遊人如鯽,滿佈小商店、書店及咖啡廳。後來發現這城是飛往鄰市樸卡拉(Pokhara)的中轉站,不少旅人更視之為攀登喜瑪拉雅山的一個補給站。當地朋友告訴我在加城郊外有一地方名叫那加闊(Nagarkot),攀上其峰也能遠挑珠峰,風景美不勝收。如此,翌日我找了一輛計程車向那加闊出發。

計程車一走便是五小時,不知繞了多少座山。到了下車處,原來還要多走半小時才能到達山峰。山上空氣稀薄,氣溫寒冷,急速地走了十分鐘,雙腿已開始發麻。途中,突然日光漸暗。轉過身,不自覺地停下腳步,原來醉人的夕陽就在身旁,觸手可及。走路的終結是站立,讓人從靜觀動。看著夕陽徐徐落下,心神驟然安定,萬念俱簡,了無拘束﹔站立於天地之間,心中平安祥和,洞察到生命的珍貴和大自然的奇妙。我雖站立著,卻忘記雙腿發麻,因靈魂已浮離軀體,與萬物同遊﹔我亦忘記時間,難以細算當中分秒。夕陽離去,夜幕低垂,我本為珠峰而行,夕陽卻讓我停下,上了這節在異地的生命課。

圖片來源:http://cioccolanti.org/milestones/Steve Cioccolanti (by Steve Cioccolanti)

逢星期三上載

[ 您可能對以下有興趣 ]

網台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專欄文章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影像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濟川文化研究會
濟川文化研究會以水文化的視野,匯合中、西文化,包容各種哲理,為人類發出正能量,傳遞予下一代青少年。 潘樹仁-中知書院客座教授;濟川文化研究會創會會長;高等院校客座講師;生命教育導師;文化學者及作家。電郵: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鄭德禮-香港教育學院心靈教育中心項目主任;濟川文化研究會研究員。電郵:chen ...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