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很喜歡種花,特別愛一種鮮黃色的花,她叫 ”黃蘭” 的一種花。

我也很喜歡這花,這經常一朵又一朵、接力般盛放的黃花,花瓣像喇叭般向四方八面張開,好像向人們說話,又像是喚叫蝴蝶、蜜蜂來探訪的樣子。小時候很喜歡去輕按那將要開花,漲卜卜像個小氣球的花蕾,也發現在修剪枝葉時,樹枝會流出奶白色、黏黏的液體,覺得很有趣。

這 ”黃蘭”一直在窗台,跟我作伴。我讓她自然地,有點狂野地生長,因為沒有修剪,她的枝條在窗台打了好幾個圈。

一天回家,”黃蘭” 竟然不見了,窗台被換上了其他的植物!原來有朋友替我整理窗台,把這比較” 紊亂”的植物棄掉了﹗追查之下,幸好找到垃圾袋仍然在門外,但是糟糕了,只找到被剪斷成數十條枝幹的”黃蘭”殘軀。真傷心,好像救不來了,怎麼辦呢?

幸好記得媽媽說過,只要拿其中一根枝幹插在泥土中,便可以長出一棵植物來!

我趕快的從可憐的黄蘭碎片中,找來比較粗壯的枝幹,插進新土壤裏去。祈求她們可以重生。

我每天澆水,注目著那光秃秃的枝幹。漸漸生機出現,枯枝生出了嫩葉。

每天早上,我都去探望這重生的小生命。但等待、再等待,花兒始終不願意出來,可能仍然惱怒我沒有好好的守護她。

春去秋来,四個寒暑了,我每天為這半睡的植物守望,澆水。

就在立秋的那天,枝頭出現了小小的花蕾!每天早上看這花蕾,要忍著呼吸,恐怕會把她嚇跑了!

離港一個星期回來,從門前往上望,在灰色的大廈外牆上,伸出了一朵鲜黄色的花朵,非常搶眼!

花朵真的開了!看來特別大、特別黄,特別鲜艷、總之是特別的美麗!

不但如此,還發現了一個新的花蕾!

黃蘭花呀,妳終於原諒我了吧!

我知道這花的學名是 ”黃禪”,但我仍舊會叫她“黃蘭花“!

逢星期一上載

圖片由作家提供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邱榮光博士
《蝴蝶效應》-邱榮光博士由發電廠人員轉為環保推動者,以上實際的行動,建立環保社區的先導工作,從而推動政府成立政策。更成立5個環境教育中心,達致環保社區的蝴蝶效應。創立 環保協進會 (前 大埔環保會) 委員會 平和基金諮詢委員會主席 城市規劃委員會委員 香港環境諮詢委員會委員 土地及建設諮詢委員會委員 新界鄉議局主任委員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諮詢會 大埔環保會總監 大埔區議員 ...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