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開始創業前一年,我去了十個月的澳洲工作假期。

那時候工作假期計劃並不如現在一般流行,我也算是元祖級的一群。如果要說整個旅程的難忘的人和事,還有深刻的地方,我想再給我多十倍篇幅也不可能說得完。只可以說,它是我人生當中最燦爛最快樂的一段時光,還打開了我的世界觀。所以再次遇上有此計劃的年青人,我也不厭其煩的把我的所知所見一次又一次告訴他們,因為我覺得那是一個十分值得的旅程!

今天我不是想介紹澳洲工作假期的內容和注意事項,而是想告訴大家,這一年是如何影響著我有創業的念頭。沒有工作假期,也許我不會選擇走創業路。

在香港,生活模式也許被設定得太公式化。在我畢業的時候,剛好遇上了沙士年代,經濟環境不佳,只好硬著頭皮找一份不可以有太高要求的工作。其實並沒有人規定過,畢業後一定要找一份朝九晚六的工作,一定要星期日休息,一定要放工後Happy hour。因為我們這個香港社會,有八成人也是以這種模式生活著,我們很少機會看過其他地方人們是如何生活。

(當然,作為香港人,我不能用非洲人的生活方式生活,可是你又有沒有了解過非洲人的生活方式?)

工作假期的旅程讓我有機會去感受香港以外的生活,有些更是我意想不到的。例如在澳洲認識了一個當地男性,年齡約三十多歲,他沒有固定的居住地方,整年都需要不斷轉換居住地點,因為他的工作是採摘番茄。番茄在整個澳洲都有收成,但不同地方有不同的收成季節,所以他隨季節而走。可是,也因為他有高超的採摘番茄的本領,所以他每個居住地方都擁有自己的房屋,總共加起來大約有六間。

你曾想像過靠採摘番茄也可以買到房子嗎?在香港,你永遠不能想像!

又如我在澳洲認識的一個香港人(希望他會看到這篇文章),我很佩服他,因為他獨個兒橫越半個地球,四年內都選擇在香港以外的國家一邊生活,一邊學習當地文化,認識當地人。曾經我問過他有掛念香港嗎?他說:「總會有一點。可是,在香港,只有中五畢業的我,找的工作只是倉務員、侍應、Sales…我讀書不好,叫我進修我真的不能;而且在香港,學歷不好總會被人認為沒有前途。然而這段時間,我經歷很多不同國家的生活,學懂很多語言和生活知識,也讓我找到了一個新的理想:我想在外國開旅館。我會一邊儲錢,一邊去更多地方了解不同國家的人,最後,選擇一個地方開一間給背包客住的旅館。這才是我最希望的生活方式。」

就是這一次旅程,打開了我的世界觀,讓我明白生活並非只有一種方法,關鍵在於你想用什麼方法去過你的生活。有朋友說,「講」,當然容易,但現實生活中有太多責任和壓力,並不是你想怎樣也可以。這個我當然明白,但因此便等於你需要妥協了嗎?

我選擇「不妥協」!

(附圖:澳洲昆士蘭一個很大的哈密瓜園,在那裡我工作了半年。)

逢星期二上載

[ 您可能對以下有興趣 ]

網台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專欄文章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影像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Denny Chu
《感作感為》-三十二歲文藝中年,喜歡懷緬過去,常陶醉一半樂事,一半令人流淚。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所以自覺是一位創作人,喜歡在朋友身上和維基百科中尋找創作靈感。2009年創立VUE Creative Co.,現為活動總監、攝影師、廣告及商業影片導演,身兼數職。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