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容錯人生」一文中提及,為了令電腦可以在單一錯誤下繼續工作,很多商業性的電腦系統都一主一副的形式運作,目的是當主機發生問題時,副機便可以立即繼續運作,令使用者感覺不到發生了問題,而副機通常便以測試主機的「心跳」(Heartbeat)來決定主機是否還是正常運作,簡單來說,便是副機經網絡連接到主機,並要求主機做一個預定的動作,例如回覆一個網絡的訊息,如果副機接到預期的答覆,便會當主機還是正常運作,否則,便決定主機已經失效,需要起來取代主機工作。同樣,一個死去的人和一個睡著的人的分別,便是我們還可以感到他的心跳(也感到他的氣息),而我們給他一點刺激,他便可以會做點小動作,甚至可能會弄醒他,真的起來和我們互動起來。這個「心跳」,令筆者反省生死的定義是什麼。

現代都市人,工作繁忙,沒多時間可以和朋友溝通,也許我們感覺到朋友的存在,便是自己主動致電朋友,和朋友閒談一會,又或是在臉書(Facebook)上看到朋友的動向,在Whatsapp上看到朋友最後在某時曾使用過Whatsapp,甚至是朋友利用GPS把自己的位置上網等等,那麼,我們便知道朋友的確還在電腦的另一端,還是好好的活在世上。朋友網上的活動,便是他們讓我們感覺到他們的「心跳」,如果當我們很久都不能感到他們的「心跳」,或許我們便會懷疑朋友是否發生了什麼事。有鑑於現在我們很多網上的活動都是以流動電話完成,所以,沒有了電話就算不被朋友懷疑過了身,也至少令朋友感到是「隱形」了。

既然網上的活動令人感覺當事人活著,因此,我們會感到某些已過身的人,還是好好的活在世上,就好像在Youtube上,我還可以看到李小龍教我們武術,已故歌星藝人的演出,例如之前有一個品牌的廣告,便是利用電腦動畫技術,加上配音,便可以讓過身已久的李小龍成為代言人,彷彿便是在跟我們說話一般。最近一部日本劇集「安堂機械人」,男主角在劇集早期已經死去,但結局時他的身體由「打印機」打印出來,跟著便注入電腦內儲存了男主角的思想和記憶,再次給女主角熟悉的「心跳」,感覺男主角便好像是重生一般。也許現在覺得複製身體還是遙不可及,但是如果我們的確可以把我們的思想儲存下來,由電腦代為運作,其他人還是可以跟「我」溝通,只是肉身的「我」卻全不知情。差不多情節,在美國漫畫故事「超人」(Superman)也可以找到,超人父親的影像便是可以跟超人溝通,感覺便和沒有死去一樣。

有時在想,我們這些網民都會至少有一個免費的電郵信箱,究竟最終會怎樣終結呢?以前的ICQ,到今天我們都不再用了,當然也不會理會ICQ會怎樣處理我們的戶口,可能到某一天,這公司會結業,又或他們發現我們很久沒有用那些戶口,便刪去我們的戶口便是。相比ICQ之類的通訊軟件,筆者覺得只要有互聯網的一天,電郵還是會存在的,到我們離開世界之前,我們會否及時到為電郵信箱設定一個假期回覆,讓之後寄電郵來的人收到一個回覆,說明電郵的用戶已經離世,跟著電郵供應商發現用戶很久沒有登入電郵戶口,便發電郵或短訊給用戶,最後收不到回應便刪去戶口,那麼信箱內的電郵呢?相信也沒有人理會怎樣處理了,至此,我們便真的被世人覺得是真的離世了。另外,如果我們在某些地方留下影片或網誌,只要一日還有人去看,也許便會永遠被保留在網上,而我們便好像永遠活在這世上了,我們的後人永遠可以上網找到我們的影片、相片或文字了,只要留下「心跳」,可說是另類的「永生」吧。

逢星期五上載

YOUTUBE 截圖

[ 您可能對以下有興趣 ]

網台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專欄文章
[電腦告訴我的事] 容錯人生
[電腦告訴我的事] 信來信往
影像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Herbert
資訊科技界資深工作者,學生時代受蘋果二代所啟蒙,沉迷電腦科技,尤其是軟件編程,大學時代主修計算機科學,最後以獲得哲學博士作完美終結。從事資訊科技行業超過二十年,對資訊科技界充滿憧憬和好奇,至今仍在追趕各項電腦新知,盼望能以資訊科技知識,令這個世界更美好。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