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學生時代的我,不是一個守秩序的好學生,經常留堂,記缺點小過。從來沒有想過當教練或教師的工作,因為我知道教育的工作一點也不容易做!那麼我為何由賽車手變成教練呢?這個說來話長了!

記得2010年,香港金融風暴,很多錢在短時間內蒸發,各行各業衰退經濟蕭條。我亦因為這原因得不到贊助商資金的支持;被迫退下火線停止所有賽車比賽。一心想當賽車手的我早已放棄自己原本的正職,那時便整日待在家裏,人也變得非常頹廢。後來經好前輩錢小豪先生將我介紹給一位女青年協會的社工認識,他說現在我雖然因為環境影響不能賽車,但可以將賽車知識傳授給小朋友也不是一件很好的事嗎?於是我便接下這個工作。第一次執教的學生是一班比較賦閒的青年,亦即是被社會所標籤的邊緣青年(邊青),這個亦令我畢生難忘。記得有一堂教賽車裝備說到頭盔那部分時,我說頭盔是最堅硬的裝備,不易破損保護賽車手的頭部,我話未說完有位學員戴上頭盔後即以高速姿態衝撞牆壁,測試它的硬度,當時我呆了,沒想到他會這樣做。說到賽車衫有防火的功能時,他真的用打火機燒一下,然後很訝異地說:「真的燒不着呀!」那一刻我望着他,真的不知道該說好笑還是生氣。慢慢地就是這樣創立了一所正規的香港賽車學校。

有時一天連續講六七個鐘課本是一件很累的事,在賽車場訓練又要擔心隨時突如其來的事故發生。但當看到學員不斷進歩和成長,的確令我感到滿足及鼓舞。我現亦在明白到老師當年苦心教學的心情。在這裡我向全港教育工作者致敬。

圖片由作家提供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Senna
《人生方程式》-人生夠竟有沒有方程式呢?冼浩明Senna出生自一個小康之家,自小因一套賽車卡通片而夢想當一名賽車手。中五畢業後曾當廚師、文員、運輸工人。零八年一次機緣巧合遇上龍鼓灘賽車場;從而踏上賽車生涯,零九年開始參與方程式賽事。近年更創辦香港賽車學校,以普及賽車運動和灌輸正確的賽車價值觀為己任。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